JuneW

【漫威相关】美国队长差别对待标准问卷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
白小埃:

美国队长差别对待标准问卷


-ooc-




关于虫子是否惹人讨厌这件事,对冬兵来讲是完全不需要讨论的。


“虫子就是讨厌,尤其是潜伏在下水道,被蚰蜒爬过脚面时;尤其是当狙击枪瞄准了敌人,被马蜂遮挡了镜头时;尤其是在灌木中隐蔽,被毒蚊子在脖子上叮了好大一个包时;尤其是想吃李子,结果一口咬出半只虫时。”冬兵的金属手指稳稳地搭在扳机上,手臂发出机械的校准声。“虫子必须死。”


“所以你刚才的长篇大论就是在为杀我找借口?!”蜘蛛侠惊魂不定。




彼得帕克再也不敢说自己运气好了,因为他遭遇了传说中的冬日战士。


那天他坐在房顶上优哉游哉地吃着汉堡,觉得自己真是找了一个观察复仇者大厦的最佳位置。鬼知道他有多想当个复仇者,要是能进这个大楼上班,那真是太酷炫了!又能当英雄又能领到高薪,这不就是天堂吗!


在这个观察天堂的最佳角度,他第一次遇到冬兵。这人比他晚来了几分钟,不知道从哪里爬上的屋顶,他俩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了半天,不约而同问:“你谁?”


然后冬兵瞬间举枪,蜘蛛侠则一个跟头翻出他的威胁范围。


冬兵似乎无意杀人,他把彼得赶走了,自己霸占了观察复仇者大厦的最佳位置,架起狙击枪,对好瞄准镜,然后给自己摆了个舒服的观察瞄准镜的姿势,就一动不动了。


 “口罩大哥,你该不会是打算在这呆上一天?”彼得表示惊讶。“你要狙谁?嘿,你这枪是真家伙对吗?”


很显然自己被对方无视了。


那怎么能够呢?蜘蛛侠永远不会被对方无视,彼得对自己有这个自信。


“你怎么不说话?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你看你一身都乌漆嘛黑的,坏人吧?出来执行秘密暗杀任务对吧?嗨,你好!这里是蜘蛛侠,如果——”




就出现了开头那一幕。




蜘蛛侠是不会怂的!


他一辈子都没试过用这种速度逃离现场,然后提醒自己这不是逃跑是战略撤退。作为一个超级英雄,他有责任,有义务,有必要,来提醒每一个进出复仇者大厦的超级英雄,你们危险了,你们老窝旁边有冬兵作祟,快来驱魔!!!


冬兵并没有狙谁,只是盯瞄准镜盯了一天。


彼得帕克终于发现,这人似乎没打算杀人,只是在偷窥而已,于是在第二天,他就仗着胆子和冬兵争抢最佳观察场地了。




没有谁能逃得过星期五女士的全能之眼,第三天,两位偷窥者终于被复仇者们请去喝茶了。


“所以你,为了偷看我办公。”美国队长用手指着冬日战士,“而你,偷看整个复仇者大厦办公?”他又用手指着彼得帕克。


两个人点点头。


“并且第一天他要杀你?”钢铁侠问。


两个人点点头。


“然而你们只用了一天半时间就混熟了,并且今天上午还在互送零食?!”黑寡妇问。


两个人点点头。


“一遍吃零食一边搞偷窥活动?!”美国队长继续问。


“是监视。”冬兵说。


“是‘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观察’!”蜘蛛侠说。


“拜托,巴基……”史蒂夫终于忍不住抹了把脸,说,“你真不用无时无刻‘监视’我,这没九头蛇,也没外星人。而且远距离观察的话,大可不必用狙击枪,望远镜不好吗?其实我们复仇者的生活大多平淡,嗯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平淡,所以你不用太担心我,我很好。事实上我并不排斥你这么做,如果在家没意思的话,你可以直接进来复仇者大厦的,当然,还是要恭喜你交到新朋友,这是个不错的开始,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,我就知道你很棒!”他转向彼得,说,“对了,还有你,好好上学。”


彼得此刻心情十分复杂:怎么到我这就叮嘱得这么随便呢?“对了”是什么意思?刚刚想起吗?是写信最后那个PS.吗?


“噗——”克林特是第一个没忍住笑的,实话实说,他从未见过如此搞笑到令人发指的讯问,“怎么到我这就叮嘱得这么随便呢?‘对了’是什么意思?刚刚想起吗?是写信最后那个PS.吗?”


“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!”彼得惊恐。


“谁都知道。”托尼翻了个白眼,“你的心理活动全部都写在脸上了,而且毫无语法错误。”




巴基一直对复仇者的安全持巨大的怀疑态度,如果他想,他会用各种姿势花样狙死美国队长,还不被人发现。


他就是有这个本事。


这个想法让他有了巨大的压力,完蛋了,史蒂夫要是在上班路上被人狙死怎么办?要是在下班买菜时被人狙死怎么办?要是在翘班出去看电影的时候被人狙死怎么办?


他严肃地和史蒂夫就此事探讨,史蒂夫也严肃地回应:第一,美国队长不是说被狙死就能狙死的,第二,我从不翘班去看电影。


“你当然有!”巴基一脸看破红尘的笑容,“上周五你就跟我翘班去看电影了。”


“我有请假。”


“可你到了下班时间还回去打卡了!”巴基指出。


美国队长露出了一幅‘你个败家孩子,出卖我对你有什么好处’的表情,然后一脸正气地看向周围的同事们,语重心长地教导大家:“你们也许会认为我的行为是在占国家的便宜?事实上并非如此。巴恩斯中士现在正在恢复期,他对这个世界既感到陌生,又想接近。这个时候,谁能担负起让他平稳度过这个时期的使命呢?是你吗?还是你呢?我想,我才是应该做这件事的人。我们是二战老兵,我们的职责曾经是保卫国家,现在也是,即使我们自身出了任何问题,也要互相扶持,而不是让你们任何一个人为了我们而操心。这不是我们想要乐见的。每一位复仇者,你们的使命是巨大的,是维护这个世界的和平,是为了给人民以自由的权利,你们每一个人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英雄,有更重要的事在等着你们。而让巴恩斯中士看电影这种事,会让他的内心得到快乐,让他的精神得到疗愈,他会慢慢融入我们,远离九头蛇。他现在站在这里,也许再看几次电影,就会变成我们真正强大的助力。同时,也是我们二战老兵的心理自救范畴,所以,做此事,我当之无愧,且义无反顾!”


这番话,令彼得热血沸腾!这就是美国精神!顾全大局,一切为了人民的自由与光辉正义!他激动地鼓掌,恨不能立刻冲到大街上打击犯罪团伙或者扶老奶奶过马路。


不止彼得,所有人一瞬间都恍惚了。光明、伟大、正义的美国队长,思想境界和我们就是不一样!换第二个人都不能把“翘班和老婆看电影”这件事和人民的自由与国家的强大结合在一起了,他那样高尚,我们却怀疑他翘班看电影,真是太不应该了。




 “这可能是一种精神攻击吧。”——不愿透露姓名的阿斯加德原住民曾经这样断言。


“说击不说吧,文明你我他。”——不愿透露姓名的阿斯加德原住民的弟弟这样说。




复仇者们组织了名为“成人之夜”的活动,彼得帕克有幸参与其中。小孩儿乐得摩拳擦掌,光凭这个令人面红耳赤的活动名称,就觉得这活动不一般。


“那个,我还未成年,如果有些太出格的,我可以试试!真的,别拿我当小孩。”他说。


“想当复仇者吗?”托尼问。


“当然!”彼得雀跃,“我是蜘蛛侠!我要当复仇者,和你们一样!拯救世界!除恶扬善!相信我,我没问题!!”


“我们都同意你加入。”大人们都露出了喜悦的笑容,一瞬间整个客厅化成欢乐的海洋。


托尼拍了拍他的肩膀,放心吧,肯定不拿你当小孩。


后来彼得也算知道了所谓“成人”的生活是怎样的——这票复仇者像补寒假作业似的坐在桌前开始写上半年工作总结。这场面,闻者伤心,见者落泪。而且他也是复仇者了,也要写报告书,这时候再强调自己是小孩子已经完全不管用了。美国队长亲自指点文字:“这里不要太夸张;这里要强调一下你行为的必要性;这里要表达一下自己的爱国情操;结尾记得点题;凤头豹尾猪肚子;嗯这里写的不错;这个地方的引用不是很好,还是去掉吧;要升华,升华主题懂吗……”


你确定你是个艺术生?我怎么看你都是教语文出身的。彼得腹诽。


“大人的世界有大人的规则。”托尼解释,“要善于总结过去,才能更好地发展未来,不是吗?”


他说的好有道理。


“他为什么不用写?!”彼得突然指着在旁边玩手机的冬兵问,“他也是复仇者啊!差别对待不可取啊大人们!”


“他不是复仇者,他是我一个人的小可——”


“是朋友,普通的那种。”巴基说。


好吧,知道你们普通了。彼得点了点头,帮着其他人把美国队长从墙上抠下来。


看着自己面前被美国队长红笔圈圈点点批改出来的工作总结,对于一夜长大这件事,帕克先生表示爱恨就在一瞬间。




翌日,蜘蛛侠又和冬日战士在观察复仇者大厦的最佳地点集合了。


脖子上挂着望远镜的冬兵架起狙击枪,对准瞄准镜,然后掏出了薯片和可乐。蜘蛛侠则贡献了泡芙和炸鸡块。


“你为什么不加入复仇者联盟呢?”蜘蛛侠问。


“文笔,真的不行。”



评论

热度(1453)